首頁>彩雲藝術空間>杜培菲「凝」個展
杜培菲「凝」個展
眸–杜培菲的仕女雕塑
 
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人未梳頭。
任寶奩閒掩,日上簾鈎。
生怕閒愁暗恨,多少事、欲說還休。
今年瘦,非乾病酒,不是悲秋。
明朝,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即難留。
念武陵春晚,雲鎖重樓,記取樓前綠水,應念我、終日凝眸。
凝眸處,從今更數,幾段新愁。
 
李清照/《鳳凰台上憶吹簫.香冷金猊》
 
(拙譯參考:)
狻猊提鈕銅爐裡的薰香早已冷透,紅色錦被如波浪般堆亂床頭,我雖晨起但意懶無心妝梳。
任憑華貴妝匣閒置,陽光映上簾鈎。
想起別離之苦,雖心中有話,卻無意開口。
近日逐漸消瘦,不是因酒傷身,也非秋日心愁。
明日他將離去,再唱千遍《陽關》離曲也無法挽留。
情人就要遠走,將剩我獨守空樓,只有那樓前流水顧念,映照著自己終日不變的凝眸。
凝眸遠眺之處,今又將憑添幾段盼歸的新愁。
 
李清照這首詞中的“凝眸”,是幽怨,是離愁,是孤寂,是思念,是中國古代仕女們無可主動抓取也無法切確掌握屬於自身情感運途的無奈。杜培菲以《凝》作為她本次古典仕女人物雕塑的個展主題,頗有遙相呼應之感。中國古代的女文學家與當代的女雕塑家之間,於此似乎有著跨越歷史時空與藝術疆界的相同關注。
 
初見杜培菲此一系列以中國晚清時代的仕女形象為表現主題的雕塑作品,目光直接被其生動的人物姿態及表情所吸引之餘,隨之也產生了些許好奇。畢竟於當代藝術語境的主流意識下,具象雕塑的基本姿態往往是對“和諧”、“沈靜”、“優雅”、“莊嚴”等古典審美價值,抱持著一定程度的冷漠或批判。一位八〇後的女性雕塑家選擇以中國封建時代末期的傳統仕女形象作為刻畫及表達的主題,確實顯得獨特。
 
杜培菲作品的另外一個特點,是選擇以紫砂這個工藝性色彩濃厚的材料來作為其主要的雕塑創作材質,因此她必須釐清工藝性與雕塑性邊界的問題,增加作品製作的困難度與複雜性,以及材料、時間和人力的投入。雖然借鏡工藝的材料與技術應用到當代藝術中雖早已不是新想法,但是真正能如工藝家一般投入勞動與實踐的藝術家事實並不太多。
 
在杜培菲的作品中,可以看見她付出追求所獲得的珍貴價值。在她所刻畫細膩、描繪生動的每一件紫砂、彩銅和瓷盤作品中,我們都可以遇見當代藝術裡久違的單純、安靜與詳和感。因此,我們很難不對杜培菲的創作姿態留下鮮明深刻的印象,並且對其作品其中所一意追求的中國傳統古典之美感到醉心動容。畢竟身處在當代藝術的時代大潮裡,隨波逐流的聰明人比比皆是;逆勢獨行的固執者寥寥無幾。
 

四川美術學院雕塑系專任副教授  楊北辰 


協辦單位|重慶藝術工程職業學院
學術支持|《雕塑》雜誌社



展覽時間|2019/10/31 - 2020/01 / 17
展覽地點|臺北市內湖區新湖三路270號2樓|彩雲藝術空間 ROSY CLOUDS GALLERY
開放時間|週一至週五 09:00-17:00 (週六、日及國定假日不開放)
連絡電話|+886-2-27939922

 
 
© 2018 LIH PAO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人次:1727979